張胖子就愛陳奕迅

[脑补] 百合厨DS写的时候都脸红的剧本,不完全分析和歪理~

这个脑洞我喜欢。BGM听的我心都乱了。哈哈哈哈

Shiro老伯伯:

感谢jero病友的详细分析,我在这里给大家添油加醋的说一说这次POI 407传说中让DS迷兄在写剧本时都脸红的phone sex。


开场的BGM——The Xx乐队的Infinity万年(该乐队当时是两男两女的组合各有分工,这首歌是男女对唱的,407只用了女声那段)




I can't give it up. To someone else's touch 我才不让其他人触碰


Because I care too much.因为我在意太多


唱着不让“其他人Touch”,做的却是“贴面招呼”之后还摸大腿,完全约炮的节奏,是的,你以为大锤之前跟里叔说的出去一天或者三天,是怎么勾搭上的,真绷着一张脸就有颜控上门了,憋逗了,总有些招数吧,我锤的第二抽人格障碍真的是剧组放的烟雾弹~病是有的,但不是这种话~


不急,往下看咯。



根妹登场。迷妹们觉得这时候的锤锤HOT吗?让根妹告诉你什么叫做HOT:“当然没有蒙头捆绑在CIA安全屋里的那十个小时骚动难耐来的HOT咯~”不是说她俩真干了什么十八禁的事情,这俩人虽然一个没病当自己有病,一个有病当自己没病绝配的很,但是嘴炮根说白了还是害怕点破,傲娇锤压根选择忽略,要这俩人发展进度,难,非常难!



大锤锤刚才的按耐不住都是表象,再呆萌再颜艺Shaw也是顶级特工,而特工都是演技派,当听到根妹的声音,立马被抓包的表情就出来了,声音也立刻切换正常模式,说明刚才黏腻腻的声音都是装的,下面继续装哎。






那什么,根妹你找借口的水平比锤锤好不到哪里去,明明是来查岗的~虽然老伯伯是来添油加醋的,8过平心而论,肖大锤的表情没有偷着乐?低头抿嘴就为了掩饰偷乐的嘴角。(根妹小样儿,关键时候就怂了。霸道总裁的对白都出来了,明显掩盖什么什么心虚的东西咯~)





大锤你这句:What do you need me for?的语气就太故意气谁了吧。


小哥那句:I can think of several things. 我想让你干很多事,这句就一语双关了。表面是谈工作,次含义大家意会。小哥说完这句先放了根妹醋劲十足的”Subtle“,再切换到大锤笑地一脸“卧槽”,意思就是说,卧槽,那货肯定…吃醋了。





算了吧,继续演妩媚状,讲正题。






Which means that you have something bigger lined up. 也就是说你 有更大的活。重点在bigger 大家可以想象女的对男的说你有大的……


Are you ready for another score?  准备好大干一场了吗。这句就太直接 直接问可以大 “干”


赌床头的四颗五号电池,这厮故意说给耳机另一头的家伙听的。根妹直接说That not so much. 人人翻译成不够含蓄了。病友的理解是shaw你也太猴急了吧。然后男的就说But I'm not the kind of man who likes to rush. 可以理解为我不喜欢猴急…(大锤偷鸡不成蚀把米)







”一个完美的计划如同诱惑,长时间的关注,渴望,在脑海中反复意淫目标,然后,缓缓接近,擦身而过,慢慢接触,观察反应。当一切就绪,一切到位,所有的前戏,将会换来天雷勾动地火的激情一刻。“


由POI小哥说话的这段话,表面是说正事儿,其实是跟肖调情。这段话却完全符合根妹对大锤一步一步的有计划的诱惑挑逗,简直就是做足了前戏……不过是借小哥之口向观众呈现了根妹对大锤的心理活动变化。看完病友这番话,请大家在回去把小哥的话、大锤当时的种种表情再刷两遍!


说到”在脑海中反复意淫目标“时大锤还带着戏谑的笑容,切换回来的时候就显得若有所思了。现在知道了吗,她想到了什么?(肯定是某人啊)大锤眼里的人是谁?(还有别人吗)





在大锤心思乱飘的时候始做怂恿着突然开始冒话了,这不吓人一跳吗~


would never work on a trained operative like...最后根妹说的这句,其实根妹一路对大锤这样,不是很确定大锤到底是不是动心,因为大锤有人格缺陷,她不是很自信不管是从前那个”不是人“的狂拽小BOSS还是现在身披母性光环的Root,骨子里还是那个害怕受伤害的小女孩儿,不是吗。)。谁知那厮把电话掐断了!大锤你动心了!大锤也心猿意马了!这个电话掐的神一般的作用!根本不是长本事了怒挂媳妇电话的剧情,是根妹实在太让人分心了,即使了顶级特工也需要专心完成任务啊。Do you want to get out of here? 这是大锤掐断电话后说的。表面上是对小哥说有点性暗示,因为这句就是一般酒吧搭讪后常说的,然后会发生什么你懂我懂咱们都懂。但是病友的理解是大锤心里长吁一口气,没了根诱惑的声音 终于可以专心工作了。换地方显现自己专业特工的素养。事实上剧里换了场景,大锤也变的淡定很多,没了酒吧了的妩媚按耐不住。




好的演员经得起每一帧的考究,好的剧组每一个场景都有深意!


大概就上面那些吧,由jero病友分析大部分,老伯伯提供动图和添油加醋完成,希望迷妹们看的开心,如有纰漏,要么跟我说,要么无视好了,毕竟也算是病友们自己的意淫~


PS下WIKI的资料,跟大锤调情的POI小哥的名字Tomas Koroa来源于一部1968年的老片子(1999年翻拍过),里面Thomas也是个小偷,偷了银行钱,还偷了名画,然后1968版和1999再版里面都有个聪明的女调查员 ,剧情中有类似shaw和thomas在酒吧的这段对话。总之就是强调酒吧的剧情具有多重含义。(百合厨DS哥哥、SS、AA还有Tomas和软件工程师的演员,五人均为南卫公理会大学的校友)


补充一句,小哥各方面都很符合大锤的约炮要求,不用又哄又抱的那种。对小哥的欣赏是肯定的,用心理学的话来说,当你发现一个人的某些特征跟你的‘自我’一样,那么你就会开始喜欢这个人,这是一种无意识的行为。




=============


以下是奇怪的脑洞目录


脑洞or分解?——306安全屋一晚


 


脑洞and补脑——306之监禁Root




脑洞and补脑——319牙刷事件


 


脑洞and分解——403根锤合体BGM


 


脑洞or分解?——407phone sex


 


脑洞and联想——407那一整晚所引发的(401-409)


 


脑洞and分析——410贝贝熊时间

鸭子坐萌哭,后面七张真的是 ... 没眼看 哈哈哈哈

kigo:

鸭子坐

萌哭 ~

kigo:

服部陽子X白井加奈子&大門未知子X城之内博美(被加奈子的腮帮子萌坏了

年(城之内博美x大门未知子,纯清水)

🎅圣诞连刷三遍大结局,明年见 。

千秋静好:

医生叉第四季的结局真是太好吃了,嘤嘤嘤,城门甜得不能再甜,好幸福啊~~于是忍不住写了点小片段,里面也有些看正剧时很想吐槽的地方,满足一下自己  =w=


(完全不想删减空格好累啊,word文档跟贴上了为什么差那么远……随便吧懒。)






1


 


   “真是个好天气啊——”


 


    大门未知子推开了介绍所的店门,感受着冬日里暖洋洋的阳光,愉悦地伸了个懒腰。脸挂笑容地迈出了大长腿踏进了东京的街道,方向,是朝着她之前工作了数月的国立高度医疗中心。


 


    大门心情好的原因,其实最关键在于今天是她的城之内医生出院的日子。


 


    回想起一个多月前城之内突如其来的胰腺癌病发,曾经多么手足无措的自己,曾经一度放弃希望的博美……


 


    还想跟自己继续做更多的手术,在手术中一起感受着患者的心跳,从而感受到自己还活着。博美是这么跟自己说的,还有更多更多想活着做的事情,所以她大门未知子是绝对不能失败的。


 


    医院里的豪华奢侈的VIP病房,是要花很多钱的,一直以来都是供给社会各界知名人物,然而这一个多月内住着的却是一个极其普通的自由医麻醉师。至于房费,是那个答应了免费给医院做了很多手术的自由医外科医生换来的。


 


    那天晶叔带着小舞来看望城之内时候,大门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大家,结果晶叔知道了后悲伤得快哭了出来,要知道大门做的那些外国名流手术费的价值,可以让城之内在vip病房里住上一年了。


    


    大门来到的时候,体贴的住院护士已经帮城之内做好了最后的检测并且收拾好了行李。


 


   “术后一切指数正常,恭喜你可以出院了,城之内医生。”眼角含笑的大门接过了装着衣物的手提箱,定神看着城之内。


 


   “大门医生,感谢你来接我。”回应的依旧是麻醉医温柔的眼神。


 


   “说好了,今天要一起吃大餐庆祝哦!”


 


    看着大门充满期待的表情和浮夸的动作,城之内心中好笑,估计在大门的心中,能与高兴联系在一起的东西,恐怕就是美食了。


 


   “嗯,可惜小舞已经回去英国上学了,不能一起吃了。”想起前阵子小舞圣诞节回来时候,晶叔精心准备的高级肉扒真是太好吃了,可惜那会因为身体原因都没能陪小舞多吃点。嗯,其实自己也很想多吃点的。


 


   “没关系啦,还有我陪你嘛。”大门拉过城之内的手安慰着。


 


城之内低头看着这双手,正是这双手,这一路以来救活了多少个被放弃的病人呢,就算连病人自己都放弃了,可是大门未知子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那我要吃高级牛扒哦~”


 


    两人说笑着,离开了这个恐怕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地方。


    


 


——


 


    名医介绍所。


   


   “晶叔,合同到期了呢。”坐在麻将桌边的大门嘀咕着。


 


   “是的呢,所以我也要去给你们找新工作了,好辛苦的呢。”抱着本凯西的晶叔一脸难过地抱怨。


   


   “想不到居然那么多人跳槽去了上海呢,蛭间院长也因此被调到乡下了。”轮到城之内打了张一筒。


    


   “碰!”大门手疾眼快地拿走了一筒放在边上,“博美酱,你是不是很遗憾没去上海啊,那个北野好像去了哦,而且那边有好多有钱的土豪男人哦,就是太小气了,上次我说给我三百万我就去上海工作他都不肯。”


 


看着大门像小孩子似的在别扭,城之内调侃道,“大门桑三百万就能收买你王超都不肯?不会吧。还好你没去成,不然晶叔要哭死了,才三百万。不过呢,我确实想去学习下那边的技术,而且听说中国的食物也好好吃哦,还有好多好玩的地方呢。”


 


   “就是呢,三百万,想都别想。”晶叔接着说,“要不未知子和博美一起去上海玩一阵子,就当是术后放松吧,等我找到新工作就通知你们。四万。”


 


   “耶~赞成!”未知子听到晶叔居然主动放她去玩,高兴得眉飞色舞,扔了张红中,“我要吃饺子!”


 


   “嗯,能和大门桑一起去玩的话真是太好了呢。”城之内欣然答应。


   


   “未知子。”晶叔温柔地喊了一声,“胡了,大三元满番。”


   


   “啊!——”可怜的未知子抱着头哀吼,这是她今晚上输的第十盘了。


 


 


 


 


 


2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外。


    


“博~美~酱~~~”大门一边抖动着全身一边委屈地叫唤城之内,“为什么上海会这么冷,明明温度都跟东京差不多嘛”。


 


城之内无奈地伸手搂着这个可怜巴巴的女人,深不可测的眼神注视着她几秒才说道,“大门桑,难道你没听说过,在中国的南方,冬天的冷风都是魔法攻击的。”


 


“啊——?”大门一脸茫然张大着嘴。


 


城之内的眼光从大门的脸上下滑到她那仅穿着丝袜的长腿,摇了摇头叹息,“上海这边都是湿冷湿冷的天气,虽然是同样的温度可是身体感觉会冷好多,看你还敢不敢穿着超短裙在路上走呢。”


 


还好自己认真地查阅了旅游资料,好好地做好了保暖工作呢,眼前这个小傻瓜真是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啊,以前到底是怎去外面修学的,完全没办法让人放心啊。


 


“啊,出租车来了,赶紧去到酒店把衣服换一下吧。”


    


憋着嘴的大门一脸不情愿地被拉上了车,车里的暖气总算让自己活过来了呢,上海为什么能这么冷啊。


 


两个人来到酒店,因为临近春节所以酒店的房间都非常紧缺,临时起意旅行的两人只能将就着住进同一个房间,大门说这很好很安全,城之内说不错可以省钱。


 


屈服在寒冬天气的未知子终于换了行头,放弃了她一向被各大医院所不能容忍的“穿的那么少会感冒哦”的搭配,老实地穿上了裤子,穿上了长长的绒衣,包了严严实实围巾和毛帽。


“博美酱,我这样穿着是不是好傻啊。”


 


“噗。还挺好的啦。”


 


其实城之内也不是那么爱笑,除了在小舞面前,还有就是和大门在一起的时候。工作的时候,每次看到她对医院的教授们呛声,那句让人牙痒痒的“我不干”,霸道得如此的有底气,而看到那些教授们目瞪口呆滑稽的样子,真是特别的神清气爽。手术的时候,“我是绝对不会失败的”一句话,看着她专注认真的模样,百分百地让人信赖心安。而后来相处下来,发现这人在生活上,简直就是个小孩子一样的个性,该说是天真无邪还是蠢萌蠢萌呢,总是那么的能让人开怀。


 


“大门桑,我们一会去吃小笼包好不好。”


 


“附议!”模仿着大学医院里那些医生们的调调,又一次把城之内逗笑得睁不开眼。


 


 


3


 


上海的外滩今天注定是不眠之夜,璀璨的灯火点亮了除夕的夜空,迎接跨年的人群多如潮涌。来自东京的两位旅客,此时此地也在与众人一同感受着这夜色。


 


“除夕夜好热闹啊,中国人真好,可以过两次年。”


 


大门一手挽着城之内走着,一手拿着刚在路边买的生煎一本满足地嚼着。


 


“听说中国人对农历新年更加着重呢,无论身在何处,过年的时候都一定要回家跟家人团聚在一起。”念及此,城之内忽而有点惆怅,“如果能跟小舞一起多好啊。”


 


“没多久复活节就要到了,到时候就又可以看见小舞啦。”大门拿起一个生煎包子递到城之内面前,“这个好好吃哦,博美也来试试吧,啊——”做了个张嘴的示意。


 


 城之内心知大门扯开话题好让自己不要太挂心,于是故意瞪了大门一眼,“大门桑每次都拿吃的诱惑人,回去又要减肥了。”口嫌体直,已经叼住了那个美味的生煎。


 


“外滩这里好多情侣哦。”看着来往的行人多是两两牵手的男女,大门狡黠地冲着城之内一笑,“博美要不要趁在上海赶紧结识点男人。”


 


闻言一时错愕的城之内差点把没吃完的生煎掉在地上,赶忙用手接好剔眉反驳,“你在胡说什么啊,说到这个比我大三岁的大门医生是不是应该比我更该着急啊?”故意地延长了疑问的尾音。


 


    冷不防被扯回自己身上,忽而觉得好尴尬,大门不自觉地抖了下身,避开城之内的注视小声说着,“我又不要找男人。”


 


   “那未知子是想一直一个人吗?不会觉得寂寞吗?”凝视着眼前这个略显方乱的女人,趁机试探。


 


“不是有晶叔和博美嘛。”


 


“晶叔年纪也大了,也不能一直陪着未知子吧。”


 


“……博美我错了,我再也不拿你开玩笑了。”大门赶紧求饶结束这个话题。


 


巴嘎。城之内内心嗔道,如果你说还有我,那还真不知道怎么答呢。可是,还是有点盼望呢。


 


于是两个人扯着了其他的话题,继续漫步在这个繁闹的城市。


 


——


 


随着人群欢呼跨过了农历年,一片嬉闹声中,大门拉着城之内的手,用着一股东北腔对着城之内说,“新年快乐。”


 


城之内也跟着念了句半吊子的中文贺语,“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红包拿来。”大门伸出双手,活像想讨吃的小狗似的。


 


城之内被大门弄的哭笑不得,轻皱眉头,“你比我年纪大还好意思问我拿红包呢。”


 


“我就要我就要,人家都没收过红包呢。”撒娇的大门鼓着嘴,不依不挠。


 


“好啦好啦。”背过身去从包包里掏出了今天在超市买东西赠送的红包塞了张纸币进去,“给大门小朋友买零食,要快高长大哦。”


 


“啊啊啊,博美酱最好了。”给了城之内一个大大的熊抱,随后两人笑成了一团。


 


“十二点多了呢,也该回去酒店了啦。”


 


“はい——”


 


 


4


 


回到酒店的大堂,有点犯困的两人正在商量着明天的行程,忽而,一边正在登记信息的男子忽而大叫一声,躺倒在地。


 


只见男子手捂住右下腹部,脸上直冒冷汗,神色痛苦。大门跟城之内赶忙冲了过去。


 


让男子正卧躺平,大门急忙进行体征检查,“右下腹麦氏点有压痛和反跳痛,腹肌紧张。”


 


城之内伸手探了男子额头,“轻微发热,体温未超过38摄氏度。”


 


“急性阑尾炎,有可能坏疽穿孔,赶紧叫救护车。”大门对着登记处被吓呆的女员工吼到。


 


……


 


救护车来到的时候,前来的医护人员询问了患者情况,一边把男子抬上了担架一边默默地摇了摇头,“这大过年的怎么就发病呢,紧急手术的话大年夜也没几个值班医生在啊。”


 


“让我来做手术吧。”大门上前,“我是外科医生。”


 


“这……这不行吧……万一出什么事”另一头的救护人员赶忙说。


 


“我,是不会失败的!”每次总是有人不信任的时候,都会听到大门说出同样震慑的一句话。


 


那人一时语滞,车上的勤务突然说到:“离最近的那家医院,王超国际医院,有资格证的医生在紧急情况下就可以的吧。”


 


似乎有点耳熟这个名字,是什么来呢?算了,可以做手术就好。大门回头看了一眼城之内,“城之内医生。”


 


单从眼神和称呼就知道大门要干什么了,“知道了啦,大门医生。”城之内揉了揉有点酸痛的脖子,赶忙跟大门一起上了救护车。


 


“大门医生,听说你每次外出都能遇到紧急病人。”城之内坐在车上一脸冷漠地说着。


 


“耶……?是的呢。”神经大条的大门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唉。”无奈地叹了叹气,“大门医生,刚才回来的路上才听你吐槽说好久没动手术了有点手痒呢,现在马上就有了,该说什么呢?”


 


“我很幸运!”大门眼神露出闪烁的亮光。


 


……真不想跟这人说话呢,城之内别过头往患者看去算了,说好的可以睡觉了呢?为什么觉得大门未知子有种走到哪里哪里就有人倒霉的感觉啊。


 


王超国际医院。


 


值班的外科医生以及麻醉医正在给另一个患者进行手术。毫无悬念给患者进行了紧急检查后和递交了两人的医生执照信息,医院的另一个空置手术室就由大门医生和城之内医生占领。


 


时间三十五分钟,手术结束。在场的护士皆被大门医生的速度震惊。


 


“大门医生,辛苦了。”拉下口罩的城之内惯例给成功完成手术的大门投以温柔的目光。


 


“辛苦了。”手术室的众人致谢。


 


“辛苦了,回去睡觉咯。”换掉了手术时的冷峻强势口气,改成了懒洋洋的声调。


 


看着大门走出了手术室,城之内向众人交代了一下术后护理的事也跟着赶了上去。


 


 


“这次那么快就结束了呢。”


 


“不加快速度怎么行,博美你可是刚术后没多久而且大晚上的,撑不住怎么办。”


 


居然是因为关心自己的状态所以才更加集中精神顶着更大压力地加快的手术速度吗?


 


“啊,好困啊。”好想马上抱着枕头闭上眼睛呢。


 


5


 


“久保院长,向您报告一下,昨天凌晨时候有一名患者由于急性坏疽穿孔性阑尾炎被送至我院进行手术,因为当时值班医生正在进行另一台手术,人手不足的情况下,这名患者的手术是由一名路过的外科医生和麻醉科医生进行的。”


 


事务长拿着今早外科紧急送呈的资料报告着:“患者术后状态良好。”


 


“怎么搞的,居然是由路过的医生做的手术,我们医院的值班医生就那么少吗,今天开始值班医生数量翻倍!”院长室内坐着主位的久保东子不满地拍桌子。


 


“院主,听说昨天的手术只用了三十五分钟就结束了。”事务长不忘把护士们啧啧称奇的事汇报。


 


“三十五分钟?那个医生叫什么。”


 


“外科医生叫大门未知子。”


“大门…未知子。”久保院长念着这个名字,忽而安静了。


 


——


 


“是说大门医生,我们给那个患者做了手术,是不是该拿点手术费啊。”昨夜被大门拉着去做手术,害得老晚了才能睡觉,第二天城之内觉得很有必要拿回辛苦的报酬。


 


“哈?”大门歪着头思考了一会,“没签合同也没提前说好能拿钱吗?”


 


城之内心痛地长长呼了口气:“所以这是上天给你的新年礼物吗?”


 


“呐呐,为了感谢博美的辛勤劳动,今天我请博美去吃港式点心吧。”大门摆动着昨天从城之内那拿来的红包,向城之内抛了个媚眼。


 


 “真是服了你呢。”被大门逗的没脾气了。这个四十岁的人怎么跟十四岁似的啊。可是偏偏自己却被这套吃住了。


 


哔哔哔——忽而城之内的手机响了。


 


耶,谁呢,拿起手机看到提示有一则短信:


 


「博美,听说你来上海了?能一起吃个饭吗?北野亨。」


 


这人想干嘛呀,之前都那么明白的拒绝他了。


 


看见城之内脸有异色,大门凑过来问道:“谁呀?”


 


并不想让大门看到,城之内急忙收起手机,胡扯了一句:“没什么,一个朋友而已。”


 


正在大门还想说点什么时候,轮到她的手机响了:“喂,莫西莫西,我是大门未知子。啊——副院长?哦,是啊,好,好,一会见。”


 


大门摁掉电话,“博美,久保副院长她也在上海呢,她约我去吃好吃的,你要不要一起来?”


 


城之内想到自己跟久保东子也没什么交情,而且那个北野医生突然找自己,不管是什么原因礼貌上也该处理一下吧。“不去了,正好我也有点事,我们晚上再汇合吧。”


 


“嗯,那晚上见。”


6


    


上海某高档法式餐厅内。


 


雅致的装修布局,浪漫的音乐旋律,暧昧的灯光氛围。


 


“博美,欢迎来到上海。”虽然上次被城之内狠狠的打击了一番,但是北野似乎依然自我感觉良好地把城之内约在了这种很适合谈情说爱的地方。色迷迷地看着眼前美人,边倒着价值不菲的红酒,“来了也不告诉我,要不是听说你昨天跟大门医生来做了个紧急手术的话。”


 


城之内努力保持礼貌的微笑:“因为只是跟大门医生一起来旅游的,并不想打扰到别人。对了,北野医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不会只是想见一面吧。”


 


城之内的直白戳中心思让北野有点尴尬,清了一下嗓子故作镇静:“你昨天去了王超先生开的医院了吧,感觉如何?”


 


“嗯——”城之内努力回想一下,说真的自己昨天大晚上的被大门拧着去做手术,都没怎么好好关注过。“很大很豪华,医疗设施很先进。”


 


“王超国际医院,里面配备了全世界最先进的设备,医生护士都是经过严格筛选十分有实力的,像我这样,世界的北野就在里面,是超一流的水准。”北野眉飞色舞地吹嘘着不忘最后加上了重点,“博美,之前你是因为生病了所以没签成合同,现在你已经康复了绝对没问题,怎么样,Let’s stay here togethere.”收尾的是他那引以为傲的浓浓的日式英语口音。


 


之前谈妥的合约金确实是很诱人,只是呢,那是因为那会儿想给小舞留下一笔可观的财产所以才答应的。那个人给予了自己重获新生的希望,可不能抛下她呢。那会晶叔说如果自己去了上海,最不高兴的人就是她了,回想起那时候那个别扭的表情,啧。


 


“十分抱歉,我拒绝。”


  


——


   


     


虽然茶点好好吃,可是吃到最后却是索然无味。大门晃着包包独自在大街上游荡。久保院长邀请自己留在上海工作,可是这样就见不到晶叔了呢,而且好像更喜欢东京多一点,上海实在太冷了,都不能随心所欲的穿衣服,所以拒绝了。  


 


久保院长最后说起,北野医生去找博美约谈之前未竟的合同的事……所以那个博美闪缩着不让自己八卦的短信就是这个事,毕竟还有三十多年的房贷呢,还有小舞高额的留学费用。博美她,会留在上海吧。这个选择对博美来说肯定是好的,可是自己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了好久,步行街上琳琅满目的店铺却没有入过大门一眼。


 


天色逐渐暗下来,摸摸肚子似乎饿了,大门正在烦恼要不要问一下城之内的时候,手机屏幕显示着“城之内博美”的来电。


 


“喂,博美酱。”


“未知子,你还在跟久保院长一起吗?”


“没有,我现在一个人呢。”


“那,一起晚饭吧,想吃什么?”


 


 


7


 


虽然晚上大门都在努力地笑,可是城之内一看就觉得哪里不对。平时一直嘻嘻哈哈的大门今晚出奇的安静,那脸上努力挤出来的笑容一点都不像真心的。吃的东西也好少,完全不像平时的食量。久保跟她说了什么了。


 


“未知子。”靠坐在床上的城之内凝视着身边的大门,打定主意要探问真相。“你怎么了?”


 


“额?”玩着抱枕的大门错愕了一下,莫非被发现了,明明掩饰得很好啊。


 


“你今晚看起来怪怪的,出什么事了?”看着大门刚刚那一瞬间心虚的神色,城之内坚信肯定出问题了。


 


“哪有,博美你才怪怪的。”低下头把下巴埋进了抱枕。


 


如果晶叔在的话,肯定会不遗余力地吐槽说未知子你都不知道自己脸上几乎都写着有心事吗?


 


城之内有点担心皱起了眉头,然而故作生气般别过头也不再看眼前人,冷冷地说:“未知子有心事也不告诉我,是不把我当朋友吗。”


 


看着城之内神色不悦,大门也有点急了怕她真的生气了赶忙解释:“久保院长想让我留在上海。”


 


城之内再次看过去,等着下文。


 


“我拒绝了哦。”


 


嗯?因为这个就变得那么奇怪?不可能吧,肯定还有事。然而又等了几十秒都不见得有后续,城之内干脆一把抓住大门的两边肩膀把她转过来看着自己,然后沉默地紧盯着她,逼她说下去。


两人对视了一阵子,大门似乎委屈起来,眼中泛着水光,弱声说着:“博美是要留在上海吧。”


 


???城之内茫然。


 


“那个信息是北野今天来跟你说的吧。”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害怕着听到对方确认的回答。


 


“你在说什么呀。”这个笨蛋不开心的原因是因为觉得自己会留在上海?想什么呢。城之内真想捏着大门的脸好好责问她,不过,好像有点开心呢。


 


“嘿。”大门用力抽了鼻子笑了一下,“上海不错啊,博美在这里一定会很好发展的,博美还是适合在这种地方呢。只是不能跟博美一起继续做手术了,有点小遗憾。”眼泪,似乎快要忍不住了。


 


“巴嘎!”城之内忍无可忍吼了一声,“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留在上海了?我拒绝了。”


 


“啊?”猛地抬头看着城之内凶凶的盯着自己,破涕为笑的大门再次确认道,“真的吗?”见城之内点了点头,大门一下扑住了城之内,“太好了。”


 


接住这个一会哭一会笑的人,把她抱进自己怀中又摸了摸她的后脑勺,忽而心念一动,郑重地说着:“大门未知子你听着,我城之内博美,以后也会跟你一起做手术,一起聆听着患者的呼吸,一起活下去。”


 


感觉到怀中人蹭着自己一个劲的在点头,城之内做了一个深呼吸,说出了她想说好久的话:“未知子,我,很喜欢你。”


 


时间仿佛在此刻停止,听着自己砰然的心跳声。终于,感受到那抓住自己衣服的双手收紧,“我也,很喜欢博美啊。”


 


“好想,一直跟博美在一起。”声音很小,可是足以传达到该听到的人耳中。


 


“未知子真的知道什么样的心情么?”


 


“我又不傻……”


 


“什么时候开始的?”


 


“不知道……大概好久了吧……”


 


“那你还一直叫我找男人?”


 


“那是博美自己总挂在嘴边……”


“哪有!”


 


……


 


8


 


“莫西莫西,我是大门未知子。


 


晶叔——


 


啊,这么快就有新工作啦,我还没玩够呢,纳尼,伦敦!はいはい,我知道啦。”


 


挂掉电话,勺起碗里最后一粒汤圆放进嘴里。感受到坐在身边的人热切追问的目光,大门故作神秘的回望但是憋着不说。


 


“晶叔给你找到新工作啦,在伦敦啊。”城之内一脸我都知道了哦的表情回敬。听电话里的内容都能猜出来啦,笨蛋笨蛋。


 


“你都知道了啊——”嘟着嘴把口里汤圆吞进肚子,“晶叔说我们一起去呢,顺便可以去探望一下小舞,听说这次是英国的神秘人物动的手术,肯定好多钱嘿。”说到最后,眼睛都笑成线了。


 


“不会是王室贵族吧,发财咯~~小舞给我说她很快有个表演,说不定能赶上!好开心!”


 


“那要顺便给小舞介绍一下她新的爸爸吗?”说着说着就干脆贴过来,环住城之内的腰。


 


“明明是新的妈妈。”城之内一脸鄙视瞥过去。


 


“爸爸!”


 


“妈妈!”


 


“是爸爸!”


 


“再吵就是大门阿姨。”


“啊——YAMIEDIE”


 


 


—完—






(我这么含蓄的别说滚床单连个KISS都没x,简直觉得对不起我的word文档)

12月福利

啊,这个禽兽 🙈🙈🙈 哈哈哈哈哈 并不能双手打字以示清白

Noramyw:

缓慢复建中......




说好的12月福利,教师锤X未成年根,不喜勿看(和未成年发生咳咳是绝对绝对不正确的行为!教师也绝对不能和自己的学生发生超出界限的关系!就是写着玩的,切勿代入现实。)




点我

许久不发文的福利补偿

根压大锤,曲径深 🙈🙈🙈 简直了 太生动,不得不双手打字以示清白 😚😚😚

Noramyw:

史密斯AU,吸血鬼以及512AU的坑没填,我晓得,记着呢,最近忙,下一次出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先给点补偿,一个新写的AU开头,万字,有肉。


十二月的时候,再发一篇万字AU。


直接走度盘链接。


福利


(点不了的话用这个链接)http://pan.baidu.com/s/1i50n62D

Marriage (十九)

还是木有更新 ... 没关系,我等

Noramyw:

“我妻子说你认识我。”


Root蹲在Martine的面前,不自觉摸了摸耳后。


她可不记得这个女人的脸。




Shaw撕掉了用来封嘴纸胶带。




“你们刚刚才搞过?”


Martine咳嗽了几声。


她明明听见了枪声和打斗声。




“对已婚的人来说,那应该叫做//爱。”


Root颇为自豪地扬了扬眉。


Shaw有些尴尬,但她不打算打断Root的审讯。




事实上,她的嗓子还有点哑。




“Ew。”


Martine露出了一个反感的表情。




“总之,我的一位朋友查了下你的资料。”


Root从口袋里掏出Shaw从Martine身上搜出的手机。


“看样子你已经跟踪了我一阵子。”




“等等,她是冲着你来的?”


Shaw忍不住打断了Root。


以及,Root什么时候拜托她朋友调查的?Shaw十分钟前才处理完她的伤口,确认Cole没事后,把Martine的东西交在Root手上。




“就杀了我吧。”


Martine只说了这一句。




“不。”


Shaw冷静地揍了她一拳。


“还有这一拳因为你敢跟踪我的妻子。”




“严刑几乎逼不出什么有用的讯息。”


Root歪了下头。


“好吧,只是几乎。”




“随你便。”


Martine扯了扯嘴角。




“我很有创造力的。”


Root笑起来。


那险些让Shaw的双腿颤抖——这里的确是她们的玩具室,而且Root完全没有撒谎。




Martine完全不为所动。


甚至,她看上去还隐隐有一丝得意。


同一瞬间,Root的表情突然变了一下。




Shaw意识到了什么。


但她的确已经搜过这个女人,确保没有跟踪器或是任何可以反抗的道具。




“你到底为谁工作?”


Root盯着Martine。


“我数三声,不回答......”




Martine冷笑了一声。




“一。”


Root瞬间折断了她的脖子。


Shaw甚至没听见哼声。




“你刚刚是在我面前杀人了吗?”


Shaw问道。


她不合时宜地觉得那很性感。




“带上你的枪,我们得走了,宝贝。”


Root用力地把靠着墙壁的橱柜推到一边,露出了后面的军械库。


Shaw的军械库。




见鬼,她是怎么知道的?




“这是替人工智能上帝干活的好处之一,Sameen。”


Root显然看出了她的疑惑。


她一边回答,一边将两把枪塞进背后。




“那东西真的存在,而且你替它干活?”


Shaw伸手拿枪。


“等等,它监控着我们的房子吗?现在?”




“‘她’监控着全世界,所以,是的,‘她’现在监控着我们的房子。”


Root打开了门,而Shaw看见了烟雾弹。


“有三组不明身份的特工正冲进来,你真的想要和我讨论这个问题?”




“我恨你是对的时候。”




TBC

Marriage (十八)

美味 !

Noramyw:

Shaw躺在沙发上喘气。


准确来说,她背靠着沙发唯一没有被轰烂的扶手。


Root有一下没一下地亲吻她额头的伤口,让那里持续不断地流出些微的鲜血。




她大概是很喜欢血腥味,或者觉得这种不强但恼人的疼痛感对Shaw来说,是一种合适的爱//抚,又或者,Root只是想要让Shaw的视线保持在她起伏跃动的胸//部上。




“停下,Root。”


Shaw翻了个白眼。


她反击似地拍了下Root受伤的肩膀。




“嘿!”


Root吃痛地嘶了一声。


她撅起嘴巴,跟个吃不到糖的孩子似的。




“你就不能安静哪怕一分钟吗?”


Shaw问道。


为什么黏人和惹人厌不是Root谎言的一部分?




“这得看情况,Sameen,我们是在玩什么游戏吗?”


Root邪恶地一笑。


她放松下来,把体重都压在Shaw的大腿上。




“不,我只是单纯地累了。”


Shaw抚摸着她妻子的长发。


它们渐渐干了,发尾蓬松起来,就像是猫用来扫人的尾巴。




环顾狼藉的房子,Shaw奇异地觉得内心很安宁。




“那背后的原因可一点儿都不‘单纯’,亲爱的。”


Root咬着Shaw的话。


她舔了舔唇,刻意的、勾引人的、她常用的那种。




“想都别想。”


Shaw动了动手指。


“我今天绕着城市跑了好几圈,Root。”




“大部分时间是开车。”


Root还嘴道。


尽管,Shaw肯定她已经吃的够饱了。




“以及射击目标。天,那可真是令人舒爽。”


Shaw打了个呵欠。


她瞥向浴室的方向,那儿看上去还不错,医药箱大概没被波及到。




“来吧,得帮你包扎。”




“或者我们可以去地下室继续?”


Root一下子坐了起来。


她的眼睛闪亮亮的,显然有了好几个主意。




“我们一直没机会试一下那个从中国买来的......”




“呃,我似乎已经把一个北极光的特工绑在那上面了。”


Shaw才想起这件事。


她还没有机会拷问那个女人。




“那可一点都不好,甜心。”


Root不满地说道。


“我想我们应该有共识,不把别的女人带回家里来。”




“她认识你。”


Shaw耸了耸肩。


“我觉得那是个能交换Cole的筹码。”




“她认识我?交换Cole?你在说什么,亲爱的?”


Root皱起了眉。


随即,她明白过来,立刻发出一声嗤笑。




“我可不为那种腐败又无能的政府工作,宝贝。”




“你不是安插在我身边的间谍?”


Shaw困惑地眨了眨眼睛。


那Root是什么身份?




“我的确干了不少间谍干的事情,而且要准确形容我的工作有点困难,不过......”


Root思考了几秒钟。


“可以被称为有关第三方,或者义警?”




“像是‘西装男’那种义警?”


Shaw记得她曾经听过一些相关的传闻。


FBI似乎还试过逮捕他,但是后来不了了之了。




“假设你有兴趣,我可以借两套John的西装穿。”


Root刻意地顿了一下。


“当然,只穿西装。”




“John,你的那个表哥?”


Shaw选择性无视了Root的提议。


“你是跟他学的近身搏击?”




“一点点。我没什么出外勤的机会。”


Root的拇指蹭过Shaw脸上的一处淤青。


她显然太谦虚了。




“我可以教的更好。”


Shaw嘟囔了一声。


Root吻了下她的脸颊。




“Sure.”




TBC


作者:不怪我,史密斯夫妇里面的激情戏也就那么一点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有了学习英语的动力 锤砸你已经被看穿

吃撑的赤城桑:

【每日一锤】锤锤你被看得透透的了o(*≧▽≦)ツ┏━┓